據新華社電 16日下午4時許,合肥市東至路香樟雅苑小區門口,一名中年女司機試圖駕車從大門出口逆向進入小區,遭到值班保安的拒絕。隨後,女司機下車與保安發生爭吵並辱罵其是“看門狗”。爭吵後保安倒地不起,後搶救無效身亡。經媒體曝光,涉事女子系安徽省教育廳的一名科級幹部。
  回顧:女子逆向進門被阻出口罵人
  日前,記者來到事發小區,回憶起當時的情景,幾位當時在現場的保安依舊情緒激動。“女司機罵得太難聽了,一路跟著趙師傅罵。”
  案發當天下午,保安趙宗偉正在小區西門崗亭值班,一輛白色的斯柯達轎車駛近小區門前,並試圖逆向從出口進入。由於恰逢周末,進出車流量較大,為了不妨礙交通,趙宗偉讓其倒車換另一邊的入口駛入,隨即兩人發生口角。
  監控顯示:16時14分許,身穿深色風衣的女司機來到道閘外,隔著柵欄與趙師傅說著什麼,兩人互相指指點點。據現場同事回憶,當時趙師傅就受到了女司機的辱罵,不想與其爭辯便轉身走向小區花壇處。女司機卻將車停靠在了出口道閘邊,下車追了過去。監控畫面上顯示該女子一路追著趙師傅,情緒激動,兩人又一次發生了爭吵。約8分鐘後,該女子才在眾人的勸解下,一步三回頭地走向門外。在回崗亭的路上,趙師傅突然倒地,隨後被救護車送往了安醫大第一附屬醫院,後經搶救無效死亡。
  多名現場保安及群眾告訴記者:女司機多次辱罵了趙師傅。“壞事做多了是要下地獄的”“你就是一條看門狗”,並且在趙師傅暈倒後,該女子非但沒有上前探望,反而鑽回了車中。
  女司機:兩年才跑8000公里,根本不怎麼會開車
  “我承認是我太激動了。”涉事司機鄭女士說,當時她剛送完孩子,準備調頭,卻沒註意走到了出口道上。此時的東至路車水馬龍,加之鄭女士“兩年才跑8000公里,根本不怎麼會開車”,無法倒車的情況下鄭女士向保安協商從出口進小區調頭,被趙師傅拒絕。而後鄭女士又在原地“折騰”了好幾分鐘,最後只好將車靠邊停下,“我又急又氣”,鄭女士選擇下車向保安討說法,就此發生了爭執。
  鄭女士表示在爭吵中的確有“辱罵保安”情況,但稱“辱罵是互相的”。鄭女士回憶兩人爭吵離開後,突然聽到身後有聲響,回頭一看趙師傅倒在地上,她腦袋一下蒙了。由於現場聚集了一大批圍觀群眾和物管工作人員,她只好退到車裡,等警方前來調查。
  “我不是網上所說的沒有人性,拒不道歉,我一直在配合警方調查。”她告訴記者:“第二天一早她便找到派出所,聯繫對方家屬進行協商,但由於案件要走程序,她也一直未能與對方取得聯繫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死者趙宗偉系六安蘇埠鎮人,1951年出生,來該小區當保安已有兩年多的時間。
  趙宗偉的同事劉阿姨告訴記者,前兩天小區清理建築垃圾,他還一口氣拉上了好幾車,身體很是強壯。小區監控室工作人員梁女士也證實:從來沒見過老趙吃藥,也從沒請過病假。“岳父身體很好,什麼心臟病,高血壓都沒有。”據其女婿張先生透露,趙宗偉的死亡通知書上註明的死亡原因為心臟驟停。
  善後:雙方主張協商解決
  針對善後問題,記者瞭解到,雙方已於19日進行了初步接觸,都主張協商解決這一事件。
  張先生告訴記者,事發兩天后,雙方有了首次接觸。張先生表示此案如何處理前提將取決於鄭女士的態度,“如果是真心實意的道歉,我們可以取得庭外諒解。”
  鄭女士告訴記者,事發後,她一直很恐懼,為了確保安全,她甚至把孩子都送到了外地。“死者為大,我會拿出100%的誠意進行協商。”她稱會積極配合警方調查,並對死者家屬進行補償。
  雙方同時表示:不排除法律途徑解決該問題。趙師傅的家人聘請律師時刻準備維權,並可能要申請對老人的遺體進行解剖屍檢。
  19日,安徽教育廳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:目前鄭女士已被停職,將根據公安部門調查結論,依據公務員法、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等對涉事者作出嚴肅處理。  (原標題:安徽教育廳女幹部:願拿出100%誠意協商解決)
創作者介紹

眼前一亮

gy29gyklq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